Leo

紫菜包饭

耳朵



* 同人文,勿上升真人。
* xxj文筆,輕噴。
* 對話敘述類論文,長且廢話多。
* 時虐時甜,慎入。
* 有後續,大概系列文。
* 佛系更文,拖延症患者,有緣更。

【當愛情只剩嘴巴少了耳朵
就變得你只相信你猜測的】

___________ 林宥嘉《耳朵》

“吳宣儀,你能不能成熟一點,別再這麼幼稚了!”只見金知妍一臉冷漠的沖著縮在角落的吳宣儀吼去一句。而此時的吳宣儀嘴角還粘著一片紫菜屑,呆呆的看著金知妍因生氣激動而泛紅的脖子。

說不清這是她們在一起後的第幾次爭吵,反正吳宣儀總是一副無所謂的態度,也完全意識不到自己的行為有什麼不妥。

“你別這麼無辜的看著我,別每次我一拍到吻戲你就用小號去男主IG底下罵,你知不知道,你這樣做讓我很困擾。”金知妍停頓了一下繼續說“吳宣儀,要不我們分手吧。”
“為什麼!”吳宣儀坐麻了的腿因激动一下站了起來,晃晃悠悠的扶住了牆。
“演員是我的工作,你既然不能接受這個工作的我,那我們就分開吧。”看著眼眶迅速泛紅的吳宣儀,金知妍輕輕的歎了一口氣“唉……就這樣吧,我先走了,我還有外務。”


別看吳宣儀整天嘻嘻哈哈的,她也有難過的時候。比如:外務很累、被舞蹈老師訓動作懶散、沒有紫菜和奶茶。但讓她氣氛最低沉的事情便只有一件,那就是金知妍。
吳宣儀難過的時候很像一個中二作家,拿著她一本密碼本在上面寫寫畫畫,誰也沒有看過裏面的內容。大家也只是以為她在裏面寫寫罵人的話發洩情緒而已。只有吳宣儀知道,那裡面藏著的是她的內心世界。


xx年xx月xx日
今天知妍和男主接吻了,我很生氣,於是我又去男主IG底下罵他了。我每次都這麼做,因為我想讓知妍知道,我在意了。但是我沒想到知妍要跟我分手,她以前只是說我幼稚,然後抱抱我。我不知道為什麼今天會這樣。八卦都在說知妍和男主在一起了,我應該相信她是愛我的吧。
吳宣儀,你真的要放她走嗎?可是吳宣儀,你能給她幸福嗎?是不是真的向新聞說的那樣,她和那個男人多般配。吳宣儀,你有什麼能力?吳宣儀……你為什麼不告訴她你的委屈。你為什麼不問她那晚為什麼不回你信息和那個男人走進酒店,為什麼!吳宣儀,你是個懦夫,你不敢知道,你不敢問。
是啊,我就是個懦夫,我害怕。
知妍啊,對不起,我不該惹你生氣的,但是……我害怕我不能再愛你了。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
吳宣儀抱著粉絲送的傑尼龜玩偶哭了很久,連本子的紙張都浸濕了。她拿起手機,點開備註:“好的,我們分手。希望你跟給你幸福的人在一起吧。謝謝你這段時間的照顧了。”

於是她們分手了。
吳宣儀像是一夜之間長大了一樣。
努力練習,拼命減肥(雖然也不胖)。短短一個月的時間,讓曾經圓圓的臉瘦出了棱角。金知妍看在眼裏,卻也沒有立場,說不了什麼。畢竟自從分手以後,吳宣儀再也沒有對她露出過調皮的一面,雖然總是溫柔的笑著看著她,可是金知妍從她的眼裏只看到逞強。金知妍也不是沒有過難過,只是她以為吳宣儀會來哄哄她然後就和好。所以分手說的快,轉身也乾脆。一個月了,金知妍也不是沒想過主動求和,只是她們看上去還是那麼好,吳宣儀還是體貼的照顧她,適當的肢體接觸,還是每日輕聲的晚安。讓金知妍不知道該怎麼開口,時間就這麼過去了,有的時候甚至會忘記她們已經分手了,偶爾牽手卻不曾相擁的日子好像也不是那麼難熬。


轟!——
“苞娜,走了。”經紀人在宿舍門口喊了一聲。

窗外的雨很大,伴隨著一陣一陣雷聲。金知妍很怕打雷的声音,但是必須要出外務,只好收拾好自己的包,拿上耳機,以此慰藉在車上聽見雷聲的恐懼。
吳宣儀知道金知妍很怕打雷,在窗外閃過閃電的時候她已經向金知妍伸出手,卻在雷聲響起時停下了動作,最終也只是抓住了金知妍的手臂。

“知妍,外務 我跟你一起去。”吳宣儀怯怯的說道。
“為什麼,你在家好好休息吧,昨天不還胃疼了嗎。”金知妍脫口而出的關心是兩個人都意想不到的。
“我想去你今天拍攝地旁邊的那個店,順路跟你過去在一起回來,你可以當我不存在的。”吳宣儀這麼說著。其實是因為前幾天金知妍外務的時候被私生跟車了,而且吳宣儀從小都覺得自己的第六感很強,她總覺得會發生什麼。


車裏的冷氣開得很足,吳宣儀身邊的金知妍一上車就帶著耳機睡著了。金知妍打了一個顫,隨後身上就蓋上毯子。金知妍側著頭,睜開眼睛看著窗外的路燈,感受著那人體貼的動作,看著看著眼眶承受不住淚水的重量順著臉頰流了下來,吸了吸鼻子。吳宣儀以為金知妍凍著了,小聲跟司機師傅說把溫度調高一點,一邊把毯子給金知妍往上拽一拽。不下心碰到了金知妍臉上的淚水。

“知妍?怎麼哭了?吳宣儀輕聲發問,滿是關心和擔憂的聲音。

吳宣儀一問金知妍就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,從小聲抽泣到捂著嘴克制的大哭。吳宣儀心疼的把金知妍抱在懷裏安慰。
只聽見金知妍斷斷續續的說:“吳宣儀,我們分手了,你能不能不要對我這麼好了。我受不了,我已經很克制自己不要去在意你了。”“你為什麼不來找我認錯,吳宣儀,你愛我嗎?或者說 你愛過我嗎?”
“愛,現在還一直愛。但是,我不是你愛的樣子。”吳宣儀苦笑著說。“我覺得你和xx前輩挺好的,他可以給你幸福的吧。”

“你說什麼?我和他只是新戲炒作而已,我不解釋是我覺得你可以理解我。你說你愛我就這麼不信任我嗎?”金知妍在吳宣儀懷裏悶悶的說著,伴隨著委屈的哭聲傳進吳宣儀耳朵裏。
其實吳宣儀知道只是營業,只是吳宣儀對自己從來沒有自信而已,不論是舞臺還是愛情。她都覺得自卑。所以她想借這個機會放走金知妍。但她不知道,在金知妍眼裏她就是光,是那個帶著純淨笑容的少年。虽然金知妍每次都說讓她成熟一點,卻在心裏希望吳宣儀可以這個圈子裏再多單純一天。

可是看到金知妍哭得這麼傷心,她突然覺得自己做錯了。惹金知妍生氣的是自己,惹金知妍哭的是自己。原來自己還是不夠成熟啊,吳宣儀這麼想著。

“知妍呐,可以原諒自卑懦弱,卻也想緊緊護著你的吳宣儀嗎?如果別人不能給你幸福,那能不能讓我繼續愛你。”此刻的吳宣儀看向金知妍的眼底,虔誠又賦有勇氣光芒,仿佛像一個出征的士兵勇往直前。

“吻我。”金知妍直視那道光芒。
“我的公主,遵命。”


爱一个人就像患病了一样,五官都失灵,只剩心是跳的。